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家政熟女
强暴家政熟女

强暴家政熟女

张佩月今年45岁,原在一家国营企业上班,后来企业倒闭,她就失业了,换了好几个工作都不行,最后只好去做钟点工。好在许少青看她做事认真勤快,所以给的报酬很优厚。张佩月的女儿正在读高中,丈夫无业,偶尔打些零工,家计全靠她这份工作,所以她倍加努力。

  此时,张佩月正趴在床上铺床单,肥硕的屁股对着顾军她今天穿着一条灰色的西装长裤。蹦紧的裤子把她臀部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甚至还可以看见内裤的痕迹。

  顾军盯了一会儿,下面就翘了起来。他就喜欢丰乳肥臀充满肉感的女人,而张佩月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张佩月铺好床单,拿着脏的床单正准备走出房间,却见一个床着警服的男人站在门口。

  「是顾先生吧!我是来做钟点工的。」

  「哦,是。你好。」顾军点点头。

  「许先生吩咐如果顾先生起床就为你准备吃的,顾先生想吃什么?」「随便吧。」「那就蛋炒饭,可以吗?」

  顾军点了一下头。

  张佩月把脏床单放进洗衣机后,就来到厨房为顾军做饭。顾军也跟了过来,坐在饭桌旁,眼睛直盯着张佩月的背影。

  已经四十多岁的张佩月算不上漂亮,头发不长不短,脸盘有些大,颧骨也有些高,皮肤微黑,嘴唇很厚,不过那双眼睛倒颇有风致,虽说不上好看,但也不能算难看,特别是那嘴脚的一颗痣,似乎完全平衡了她脸上的种种缺陷,看上去颇有徐娘的韵味,很耐看。

  比起张佩月平凡的容貌,她的身材可算非常的惹火,一对肉鼓鼓的乳房,足有35C,把她衣服的前襟高高撑起,小腹平坦,没有丝毫赘肉,腰身很纤细,而她的屁股浑圆上翘,没有一点下垂的迹象。

  顾军一边欣赏着张佩月的身材,一边盘算着如何把她弄上床。说实话,从第一眼看见她,顾军就想上她了。以他警察的身份,年轻漂亮的小姐可以说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早就玩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开始喜欢风韵尤存的中年良家妇女,只是那样的女人一般很难遇到,就是碰到也长的不敢恭维,象张佩月这样不能说是极品,但至少是上品。如何能把她保养下来,作自己的情妇,花费不会多,而且可以夜夜春宵,还可以乳交,还可以……想着想着,顾军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对,就这么干。

  听见背后的笑声,张佩月回过头看见顾军正盯着自己,脸露微笑,她忙转过头。

  顾军的笑容有些阴沉,令她感到恐惧,有一些害怕,顾军的脸看上去有些阴险,就是看上去不象好人。即使穿着警服也不象警察,或许这就是他不能升职原因,他的好友振伟曾经提议他去整容。

  顾军想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虽然整容可以变的英俊一些,可是以后如果他辞了职去当流氓那张脸又不管用了,算了变来变去,还是原装的好。

  不一会,一盆香喷喷的蛋炒饭端到顾军的面前。

  「顾先生,你慢慢用,我去洗床单。」

  「哦,对了,小房间的床单也脏了,你换一下。」「好的。」说着,张佩月朝小房间走去。

  看着张佩月走进小房间,顾军连忙起身,悄悄跟了进去,关上门。

  张佩月正埋头整理床,突然听见「嗒」的一声,是关门的声音,还没等她转过身,就被顾军压在床上。

  张佩月被顾军死死压住,想翻转身体都不能。但她又不敢叫,只能无言的挣扎。

  顾军趴在张佩月的背上,一边吻着她的后颈,一边想把手伸到她身下,却被她的手挡着,试了几次都不能得逞。这令顾军有些恼羞成怒,他跪了起来,一手按住张佩月的背,一手撩起她上衣的下摆,把她的长裤使劲地往下扯。

  也许是顾军欲火攻心,力气见长,竟然把张佩月的裤腰带扯断了。裤子被扒到膝盖的地方。长裤里面是一条白色的内裤,式样很老,或许是年月长久,已经泛黄了。顾军一把拉下内裤,张佩月的整个屁股就露了出来,真是又白又大。

  「不要,顾先生,请不要这样。」张佩月呜咽道。她的性格有些柔弱,以前没少受男人的骚扰,顾军就是看出这一点,才敢这么做。张佩月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她使劲地扭动身体,想摆脱顾军的钳制,想撑起双手,却无处着力。

  看着张佩月的大白屁股不停地在眼前晃动,顾军不由咽了一大口口水,好象美味佳肴就在面前。他俯下头,重重吻了一口张佩月的屁股,然后手指沿着臀缝往下移动。张佩月拼命想并拢双腿,无奈大腿根部有缝隙,让顾军的手很从容的伸了进来。拨开浓密的阴毛,顾军的手指直插进张佩月的阴道了。

  「啊!」张佩月大叫一声。干涩的阴道被插进异物,而且插得好深,痛得她忍不住叫了起来:「求求你,顾先生,你不能这样,我有老公的。」张佩月的哀求在顾军听来就象是天籁之音,很是动听。看来这老女人不难搞定。

  顾军低下头,突然眼睛瞄到了张佩月那又圆又小的屁眼,屁眼周围有许多褶皱,就象一朵小菊花,长得颇为精致,周围还了长了几根肛毛。

  顾军虽然阅女无数,但没玩过后门,一来他觉得不干净,二来他的阴茎又粗有长,有时候插穴就痛的女孩哭天喊地,后面就更不敢想象了。他的好友振伟最喜欢干后门了,老说想和好兄弟们来一次前后夹击,他没敢对许少青说,就一直丛恿顾军,顾军被缠得没办法,答应他从海南回来就玩一次3P,「这个变态的男人。」顾军翘起大拇指,按在张佩月的屁眼上,张佩月浑身一震,从来没有给人包括自己丈夫碰过的地方今天竟然给一个陌生并且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触摸,一想到这里她就倍感羞耻,挣扎得更厉害。

  「别动。」顾军低吼道:「除非你不想在这里干了。」张佩月一怔,停止了挣扎,她太需要这份工作了,家里的开销,女儿的学费,都要靠这份工作维持,她不能失去工作。

  「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顾先生,求求你,不要碰那里,其他……其他……我都答应你。」顾军偷偷一笑,知道自己的恐吓加利诱终于迫使张佩月就范,他把张佩月的身体翻过来,见她闭着眼,脸羞得通红,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真是惹人怜爱。见了她这般模样,顾军更是欲火飞涨。他不再废话,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便压了上来,一双大手摸向张佩月丰满的胸部。张佩月本能的用手挡住,却被顾军拨开。「真是柔软呀。」虽然是隔着衣服,却依然可以真切感受到。

  顾军一边解开张佩月的衬衫扣子,扯掉胸罩,搓揉着她的乳房,一边已吻上她的嘴唇。张佩月紧抿着双唇,不想让顾军的舌头进入他的口中,顾军用舌头顶了几次,都无法得逞。他猛捏了一下张佩月的乳房,张佩月不由痛叫了一声,被顾军乘虚而入,把舌头伸了进来。

  张佩月想把他的舌头顶出去,却不想被顾军的舌头缠住。顾军一口含住张佩月的舌头,拼命的吮吸,几乎要扯断她的舌根。张佩月神色痛楚,双手抵着顾军的胸膛,想把他推开,但一想到自己的工作又软了下来,只是象征性的推拒着。

  顾军吸了几口张佩月的口水,觉得味道不错,他很少有和女人接吻的经历,主要是他上的基本都是欢场女子,她们的嘴巴里不知道有多少根鸡巴进去过,他再和她们接吻,不是变相的喝许多男人的洗鸡巴水了,说不定到时候要得口腔癌呢。不过话说回来,张佩月的味道还真不错,有些淡淡的甜味。

  不想那么多了,顾军迅速地扒光了张佩月的衣服,不由眼前一亮,45岁的张佩月,一身白肉,虽然不如年轻姑娘那么光洁,却也很滑腻,手感相当不错。

  不过现在可不是欣赏皮肤的时候,顾军的鸡巴早已翘得老高,涨痛得厉害。

  他把张佩月拉至床沿,让她的下半身悬空。

  张佩月感觉这个姿势很不舒服,不由自主双腿抬起夹住了顾军的腰。顾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一手扶住自己的鸡巴,一手捏住张佩月的阴部,分开她的两片大阴唇,让龟头抵住阴道口。顾军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力向前一挺,硕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一下子进入到阴道里面。

  「啊!」张佩月痛的叫了出来,顾军的鸡巴对她来说太大了,由于阴道里还干干的,没有淫水作润滑,感觉真的好痛,几乎要把她的阴道撕裂,虽然自己不是小姑娘了,但还是痛的叫出声了。

  顾军没想到张佩月的阴道会这么紧,柔软的肉壁死死裹住自己的鸡巴,舒服得他几乎要射出来,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双手握住张佩月的腰,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

  顾军作爱无数,可从不作前戏,他的论调是女人就要拼命的干,使劲的干,干久了女人总会爽的。因此弄得女人在前半段总是痛苦无比。

  这次张佩月也不例外,她感觉自己的阴道已扩张到极限,但似乎还容纳不下顾军的鸡巴,真的太大了,痛得她眼泪婆裟,泪水不停地流下来,「好痛,求求你顾先生,不要再继续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她推着顾军,想把他推开,但抵不过他的力气,一切只是徒劳。

  顾军可不管张佩月的哀求,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爽,不过他听见张佩月的哀求,还是有点心疼,虽然没有停下来,但却安慰道:「忍一忍,过会儿就好了。」在他的抽插之下,

  张佩月的阴道开始湿润起来,她的脸色开始红润,并不时发出一些细微的呻吟。

  「爽吧,爽就叫出来。」

  「哦……」

  张佩月长吟一声,却立即用手捂住嘴巴,她感觉好羞愧,明明是被强迫的,却叫出声了,可是真的好舒服。开始的确好痛,就象一根大木棒钉入双腿之间,感觉阴道要被撑破了一般,但渐渐的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顾军的鸡巴每次都插到最深处,龟头几乎要伸进子宫里,给她带来无比强烈的刺激,随着阴道内壁慢慢渗出的淫液所给予的润滑,痛楚渐渐消退,而快感急速的膨胀。

  「叫。他妈的不许捂住嘴巴,给老子叫出来。」顾军一把拍掉张佩月的手,捏住她的两边脸颊,一边狠狠插了她几下。

  「啊,啊,啊……

  「爽不爽呀,老骚货。」顾军感觉张佩月的阴道更湿了,随着鸡巴的抽插,都会带出来很多淫水,弄湿了身下的大片床单。

  「好爽,哦。好舒服。」张佩月脸色绯红,眼波迷离,完全抛开了女人的矜持,只用身体感受顾军给予她的刺激。

  「哪里爽呀。」顾军不停搓揉着张佩月早已发硬挺起来的乳头,一边舔着她的脸,不一会就把张佩月的脸舔得湿淋淋的。

  「哪里都爽。」

  「说具体点,哪个部位。」顾军突然停下来。

  「不,不要停。」张佩月感觉到顾军的动作停止了,身心好象被掏空一般,倍感难受。

  「说,说出来,就给你。」

  「求求你,不要这样。」张佩月感到很羞耻,始终不愿意说出来。

  顾军见状作势要把鸡巴抽离张佩月的身体。「不要。」张佩月连忙按住他的腰部,不让他离开。

  「那就说,哪个地方爽。」

  「小……穴,小穴最爽了。」张佩月的神情好似在哭泣。不过她的回答让顾军很满意,觉得这样作践张佩月非常有趣,看来这个女人已尽在掌握,以后对自己一定会言听计从。顾军不再迟疑,又开始快速的抽动。这次他没有再保留,全力摆动自己的腰,鸡巴在张佩月的阴道里奋力驰骋。

  「啊……哦……好爽……小穴要被你插破了……鸡巴钻到肚子里来了……继续……不要停……」「你这个老骚货,年纪这么大,还这么骚。看,流了这么多淫水,你说你骚不骚呀?」顾军一边操着张佩月,一边不停地在作践她。

  「我骚,我骚,求你插死我这个老骚货吧!」张佩月怕他再停下来,不停地迎合着他,其实在说什么她未必搞得清楚。

  在插了两百多下后,张佩月终于达到了高潮,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不过顾军还没结束,又插了一百多下,感觉要射了,他连忙抽出鸡巴,一把抓住张佩月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对着她的脸,开始射精。乳白色的精液射得张佩月满头满脸都是,有一些流到了嘴里。看着张佩月满脸的精液,顾军得意的笑了,他最喜欢这样作了,觉得这样很有艺术性,满脸精液的女人看起来真的很淫荡。

  【完】